• <s id="ykgbt"><source id="ykgbt"></source></s>
    <tbody id="ykgbt"></tbody>
      1. 
        

        1. 成都將構建七大共享平臺 服務全省鄉村振興
          發布時間:2018-09-03 08:50:57來源:成都日報訪問量:
          訪問量:345
          [字體:]


          三產聯動,中國天府農業博覽園推動現代農業、綠色制造、鄉村旅游全產業鏈發展

          擦亮四川農業金字招牌,這不僅是黨中央和總書記對四川的諄諄囑托,也是省委立足新時期,樹立發展新理念,落實高質量發展要求,奮力書寫建設美麗繁榮和諧四川的時代答卷。

          省委十一屆三次全會上明確提出構建“一干多支、五區協同”區域發展新格局,對于成都來說,如何發揮好“主干”作用,輻射帶動全省經濟發展,既是政治責任,也是使命擔當。

          “全面領會和堅決落實省委賦予的戰略定位和戰略任務,牢固樹立全省‘一盤棋’思想,主動作為,加強協作,主動服務全省鄉村振興”,這是成都向全省人民的莊嚴承諾。依托首位城市人才、資金、科技、信息等要素集聚優勢,聚焦土地、金融、技術、市場、信息等鄉村振興核心要素,成都市將著力構建農村土地交易服務平臺、農業科技創新服務平臺、農村金融保險服務平臺、農產品品牌孵化服務平臺、農產品交易服務平臺、農商文旅體融合發展服務平臺、農業博覽綜合服務平臺七大共享服務平臺,為各市州開放合作搭臺、產業轉型賦能、創新改革聚勢、生態建設助力,形成橫向錯位發展、縱向分工協作發展格局,共同構成全省區域協同、共同繁榮新格局。

          構建土地交易服務平臺 喚醒農村沉睡的資源

          “成交!”隨著工作人員激動地報價,455元/畝的價格在電子競價屏幕上定格。這是廣元市劍閣縣公店鄉一宗750.6畝集體林地使用權轉讓,以120元/畝起拍,最終在成都農交所土地交易平臺上成功流轉,獲得了280%的溢價率。

          土地是農村最基本的要素。成都農交所則是激活這一要素的現代化平臺。隨著承包地、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改革,成都市搭建統一的跨區域土地交易平臺,打破了束縛農村土地流動的藩籬,帶動大量社會資本進入農業農村。

          依托成都農交所,我市正在加快構建全省聯網的農村土地交易平臺,按照“線上統一、線下聯合”的思路,探索“合資共建”“獨資建設”和“業務指導”等模式,與省內16個市(州)、120個縣(市、區)實現聯網運行,累計發布各類農村產權流轉交易信息近1.7萬條,開展宣傳、培訓210場覆蓋1.7萬余人次。目前,成都農交所累計成交各類農村產權1.6萬余宗、177萬畝、金額850億元,已成為全國交易規模最大、交易品種最多、服務體系最完善的農村產權交易場所,下一步將繼續加大與兄弟市州的合作,為農村土地在更大范圍內交易、提升價值提供有效渠道。

          構建農業科技創新服務平臺 為全省農業提供科技支撐

          農業出路在現代化,農業現代化關鍵在科技進步。

          2017年8月,成都市政府與中國農科院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建現代農業創新核心區、技術集成示范區、區域農業科技創新聯盟和現代農業人才培育基地,建設國家成都農業科技中心,形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農業科技硅谷。這不僅是成都農業的一件大事,也將對整個四川現代農業提供強有力的科技支撐。

          充分發揮國家成都農業科技中心示范引領作用,成都市正在全力構建服務全川的農業科技創新服務平臺。整合在蓉的農業高校、科研院所、龍頭企業等科技資源,組建農業科技創新團隊,聯合開展技術攻關、品種研發、產業孵化,與市州共建基地264個,推廣新品種355個、新技術190項,帶動種植面積2100萬畝,助農增收660億元,已形成38個國家級研發創新中心(平臺)和52個國家級創新研究團隊;圍繞“川字號”優質特色農產品,加快推動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新機制的研發創新,促進農業科技成果在全省轉化應用。

          構建農村金融保險服務平臺 現代金融增強鄉村振興動力

          夜晚的廣安市廣安區金安大道上,綠色的“成都農商銀行”、橙色的“成都銀行”燈箱一左一右,散發著溫暖的光芒。這兩家從成都走出去的金融機構,已深入到全川各地,在川異地設立46家分支機構,發放涉農貸款余額超170億元、支持涉農主體7400余家。

          和這兩家銀行一樣,中航安盟財險、錦泰保險同樣在川異地設立了102家分支機構,錦泰保險累計提供風險保障1.3億元。

          發揮資本市場帶動作用,天府商品交易所在攀枝花、南江、蒼溪等地設立縣域特色交易平臺,在漢源推出國內第一個花椒“價格保險+場外期權”產品;成都花木交易所“花木陽光采購平臺”向省內重點二級城市推廣。

          現代農業離不開現代金融支持。2015年,在省委省政府關心支持下,成都獲批全國農村金融服務綜合改革試點城市,探索建立“互聯網+農村金融”服務體系,建設立足成都、服務全川的“農貸通”綜合金融服務平臺。按照“一個平臺、三級管理、市(州)縣互動”思路,運用現代信息技術,整合農村產權、農村金融等資源,搭建集政策咨詢、融資對接、風險分擔、信息共享等多功能于一體、線上線下結合的“農貸通”綜合金融服務平臺。目前已接入253家金融保險機構,累計受理涉農貸款48.7億元,成功放款5383筆、39.6億元。下一步成都還將繼續發揮全川的金融樞紐作用,積極構建線上與線下結合的“農貸通”農村金融綜合服務平臺,支持本土金融保險機構在市州開辦分支機構,創新金融保險產品,向全川提供優質的“三農”金融服務。

          構建農產品品牌孵化服務平臺 讓“川字號”農產品享譽世界

          在大邑縣天府農業品牌創意孵化園,兩位年輕設計師正在為德陽市羅江區一款即將上市的農產品設計品牌LOGO。這款注入生態和文化標簽的LOGO,將作為該公司的形象標志,參加今年底在香港舉行的綠色休閑食品展,并以此走向全球餐桌。

          這是成都市傾力打造的“農業品牌夢工廠”,在建設之初便定位于服務全川鄉村振興,積極探索“農業+設計”新模式,創新“平臺聚集+人才孵化+創意品牌”運行機制,采用“團隊+設計師聯盟”方式,聚集培育創意設計人才,加強對農產品標識、產地、質量、包裝、品牌等的創意設計。目前已引進文創設計服務團隊32個、創意設計人才150余名,累計為省內外設計推出農產品品牌100多個。

          品牌是產業核心競爭力之所在。要讓“四川味”走出國門享譽全球,必須提升“川字號”農產品品牌價值。成都市積極支持農業雙創空間、創客中心和鄉村文創社區建設,培育農業創意人才、創新團隊,打造服務全川的農產品品牌孵化服務平臺,聯動市州開展農產品品牌設計和孵化,提升“川字號”農產品品牌價值,擦亮四川農業“金字招牌”。

          在成都現代農業雙創空間內,還創新設立了國際創新創業服務超市,建立“1314”農業雙創孵化新機制,包括1個農業智庫、3種形態孵化園區、1個現代農業雙創中心和4大農業科技轉化平臺,探索孵化鏈、人才鏈、資金鏈、產業鏈、政策鏈 “五鏈相融 ”農業雙創模式,形成“創業苗圃—孵化器—加速器”全創鏈條,推動農業科技創新、農產品品牌創意設計和新型經營主體培育,引進培育孵化載體100家,吸納雙創專家、雙創導師570名,培育農創客達7720名,孵化雙創主體達1065家,輻射帶動其他市州和云南、貴州等12個省基地面積30余萬畝。

          構建農產品交易服務平臺 推動“四川味”買全川賣全球

          現代信息技術為農產品流通帶來了深刻變化。利用“互聯網+”技術,可以有效打通農產品銷售渠道,實現生產者與消費者無縫對接。

          充分利用良好的市場、人才、科技等優勢,成都市著力打通農產品銷售渠道,引進培育京東云創、川味中國、源本生鮮等一批新型電商企業,聚集一批電商領軍人才和高層次人才,打造服務全川的農產品交易平臺,推動“川字號”農產品走向全國、邁向全球。京東云創以農副產品、生鮮冷鏈為突破口,搭建服務全川的農產品電商平臺,開通“農產品上行”通道,結合精準扶貧,助推市州優質農副產品走向全國大中城市居民的餐桌;蒲江縣電子商務產業園,聚焦品牌、商品、網絡、人才、物流等關鍵環節,實施免房租、中轉倉儲費等“八免”,補貼物流包裝、貸款貼息等“四補”,提供管理咨詢、法律咨詢等“十服務”扶持政策,園區聚集了阿里、蘇寧易購、天虎云商、鮮農紛享等電商企業93家,聯動鎮村發展電商主體3400余家,年銷售額達8.5億元,帶動兄弟市州農產品銷售1.6億元,2017年農產品出口交易額達2.6億元。

          構建農商文旅體融合發展服務平臺 新產業新業態融合發展

          在崇州市農商文旅體融合發展產業園,一個全新的“農商文旅體融合發展產業園”猶如一臺精密儀器,正在為全省提供鄉村規劃、民宿設計、村莊打造和休閑農業、鄉村旅游、森林康養等新產業新業態智力支持。

          在這個統籌發展平臺中,“成都川西林盤培訓學院、中業鄉村發展設計院、中業文旅投資公司”三個實體、“設計師聯盟、商家聯盟、資本聯盟、講師聯盟”四個聯盟,實現橫向的產業融合與縱向的服務能力融合,形成矩陣式融合發展體系。發揮平臺創新創業團隊作用,為全省不同區域建設美麗宜居鄉村、促進農商文旅體融合發展,提供規劃設計、投資建設、運營管理。

          成都市還組建村鎮學院、川西林盤學院和鄉村振興學院等培訓研究機構,面向省內外培養鄉村規劃、文創、旅游、營銷、設計等各類專業人才5.1萬人,為兄弟市州鄉村規劃、民宿設計、村莊打造和休閑農業、鄉村旅游、森林康養等新產業新業態發展提供智力支持。

          隨著時代的變化,以融合裂變為特征的新興產業加快孕育,現代農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堅持全域旅游理念,成都與省內市州共同開發鄉村自然資源、共創旅游大品牌、共推旅游大線路、共優旅游大環境,聯動市州開發精品旅游線路30余條,并將繼續以農業現代化為抓手,推進農業與商貿、文化、創意、旅游、康養、體育等產業融合發展,充分挖掘農業附加功能,構建農商文旅體融合發展服務平臺,帶動市州拓展農業增值空間。

          構建農業博覽綜合服務平臺 搭建全川農業開放合作窗口

          2017年8月,省委省政府確定在新津建設天府農業博覽園;今年6月,省委十一屆三次全會決定在新津創辦中國天府農業博覽園,這意味著全省農業有了展示現代、引領未來的博覽平臺。

          落實省委省政府部署要求,成都市按照“省市縣共建、市州聯建、市場化主導”的發展思路,采取“管委會+投資公司+合作社”運行方式,引入四川發展等企業投資入股,促進會議會展中心、天府農博創新中心、中國農科院設施農業綜合體等重大項目落地,打造“永不落幕的田園農博盛宴、永續發展的鄉村振興典范、世界農博的東方品牌”。

          通過“體驗形式創新、參與主體創新、展示空間創新、博覽周期創新”會展創新策略,中國天府農業博覽園將構建“會議會展中心+市州特色展館+室外展場+大田展區”四大博覽空間體系,采用“窗口+基地”模式,營造三次產業聯動發展的“農博+”產業生態圈,構建全球化的對外展示和推介平臺,帶動全省現代農業、綠色制造、鄉村旅游全產業鏈發展。

          此外,依托中國·四川(彭州)蔬菜博覽會、成都國際都市現代農業博覽會,成都市還將采取展覽展示、論壇活動、商貿對接、宣傳推廣等多種方式,帶動全川現代農業成果展示、品牌營銷、產品貿易、技術轉化、投資促進,成為全川農業招商引資、農產品展示展銷的重要平臺和窗口。目前中國·四川(彭州)蔬菜博覽會和成都農博會已累計購銷金額97億元,促進市州簽約項目800多個,簽約金額近1700億元。(記者 陳泳 李萌 攝影 呂甲


          相關新聞

          全面提升引領能力 為鄉村振興夯實組織保障

          我市突出基層黨組織在城鄉融合發展中的核心地位,以黨建促鄉村發展

          發展快不快,全靠車頭帶。加強農村基層黨建,是推動鄉村振興的固本之舉。成都市將推動鄉村組織振興放在重要位置,堅持以黨的十九大精神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統領,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來川視察重要講話精神,著力提升農村基層黨組織組織力,加快實施鄉村人才培育聚集工程,鍛造“一懂兩愛”高素質專業化“三農”工作隊伍,建立健全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體制,全面提升引領能力,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進城鄉融合發展提供堅強的組織保障。

          建強基層黨組織 夯實鄉村振興戰斗堡壘

          基層黨組織,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主心骨”。農村基層黨組織強不強,基層黨組織書記、骨干隊伍行不行,直接關系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效果好不好。我市突出基層黨組織在城鄉融合發展中的核心地位,以黨建促鄉村發展。

          崇州市王場鎮群眾對此深有體會。該鎮從最接近群眾的黨小組尋找突破口,不僅帶動群眾跑了起來,產業也富了起來。

          據王場鎮黨委書記任恩志介紹,王場鎮有8個村2個社區,以前每個村有6至7個黨小組,由村上指認的組長和組員們除了負責收黨費和通知其他黨員干部開會外,幾乎沒有別的事可做。黨員的代表性和先鋒模范性沒有發揮出來,無法帶動群眾的積極性和主動性。要發展基層黨組織建設,首先要打破這個陳規陋習。

          王場鎮東風村是該鎮典型的農業村,清源土地股份合作社是該村的發展亮點。2015年8月,該村開工建設糧食烘儲中心。村支書曹治良向任恩志提出在該村專門建立烘儲黨支部,便于調動干部群眾的積極性,促進農業經濟發展。

          一個村除了發展農業,還有其他產業和社會管理事務需要處理。“建好管理好黨小組,就等于抓住了群眾的心。”王場鎮黨委嘗試把村支書建議設立的黨支部改成黨小組,在多次召開鎮村組干部會議協商后,1+N黨小組工作制應運而生。“1”是指要建設好一個黨支部,各村(社區)黨支部按照五好黨支部要求抓好支部領導班子建設、思想作風建設和黨員隊伍建設。“N”是要求各村(社區)黨支部打破以往村小組界別限制,嘗試根據各村(社區)經濟、文化乃至社會管理特色,推薦選出N個黨小組。通過召開黨員大會,結合黨員自愿報名,推薦選出文化宣傳、項目監督、社會協商、城鄉環境、糾紛協調和治安維穩6個黨小組,再由這6個黨小組分別無記名選出6個小組長。

          將組織建在產業鏈上,將黨員聚在產業鏈上,將農民富在產業鏈上,這是成都市擴大農村新型領域黨組織有效覆蓋的有效途徑,也是建強農村基層黨組織,提高黨領導農業農村工作能力的有力抓手。在這項探索中,我市探索建立農村新型領域黨組織設置方式和運行機制,統籌推進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龍頭企業、農業園區等農村新型領域黨的組織工作覆蓋,黨的組織和工作覆蓋率分別達90%、100%。

          不僅要擴大黨組織的覆蓋面,我市還注重以黨組織為核心、自治為基礎、法治為根本,德治為支撐的“一核三治、共建共享”的城鄉基層治理新機制,規范村民委員會、村民議事會、村務監督委員會等農村自治組織建設,規范黨組織領導下的村民協商議事機制,規范農村基層治理“七步工作法”,建立自治組織定期向村黨組織報告工作制度,強化農村基層黨組織政治功能。

          在黨組織的引導和群眾的民主決策下,王場鎮各個村積極加入進來,走出了各自的特色發展之路。

          東風村依托清源土地股份合作社和糧食烘儲中心,建立了烘儲黨小組,這在糧食烘儲中心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據了解,糧食烘儲中心建設除了財政補貼外,需要自籌一部分資金,村上曾經號召清源土地股份合作社社員入股,結果近千戶社員只有300多戶入股。烘儲黨小組成立后,通過無記名方式投票選出的黨小組長和成員挨家挨戶宣傳動員取得了明顯成效。截至目前,合作社成員入股率達到96%,保證了烘儲中心的建設,群眾也很滿意。村支書曹治良說,以前黨小組組長由村上任命,現在烘儲黨小組組長和成員都是由群眾自己選出來的,群眾熟悉和信任,做起事來當然事半功倍。根據發展需要,烘儲黨小組成員已由8人發展到目前的14人。

          不僅是王場鎮。據悉,狠抓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我市堅持以提升農村基層黨組織組織力為重點,突出政治功能,充分履行好、發揮好領導本地區工作和基層治理的職能作用。近年來,全市推動落實全市農村基層黨建工作實施意見18條,強化區(市)縣委“一線指揮部”作用,強化鄉鎮黨委“龍頭”作用,強化村黨組織“戰斗堡壘”作用,扎實開展“三分類三升級”活動,倒排確定221個軟弱渙散村(社區)黨組織,形成工作臺賬,按照“一村一策”制定整頓方案,推動基層黨組織全面進步全面過硬;同時狠抓村級黨組織規范化運行,圍繞健全基本組織、建強基本隊伍、開展基本活動、落實基本制度、強化基本保障,全面落實四川省《村黨組織工作運行規則》,以包括崇州竹藝村、蒲江明月村、邛崍市臨江社區等在內的117個引領性示范社區為重點,開展黨建引領城鄉社區發展治理集中攻堅行動,實施黨群活動中心“三去一改”親民化改造,不斷提升規范化運行水平。

          選好農村帶頭人 打造作風正業務強的干部隊伍

          “還有沒有桃子?”貨車停靠在簡陽市平息鄉民和村活動中心前,該村的“第一書記”李勇帶領收購商尋遍了村上的果園,摘下最后一批桃子。上秤、裝車、收錢,村民們笑開了花。“李書記,村上42000公斤水蜜桃全部賣完了!”“李書記,感謝你!咱們今后徹底翻身了!” 村民們興高采烈地說。

          村民們一口一聲的“李書記”,其實并不是民和村當地人。民和村位于簡陽市東部邊陲,因道路交通不便、基礎設施較差、產業發展滯后等原因,于2014年被評為省定貧困村。去年4月,李勇被成都市委組織部選派為扶貧攻堅30名優秀選調生之一,離開龍泉驛區黃土鎮團委書記的崗位,成了這個貧困村的“第一書記”。一年多以來,憑著自己農學碩士生的扎實功底,以及在龍泉驛區積累的產業經驗,他帶領村“兩委”迅速選定了主導產業:與龍泉驛區錯峰上市的超早熟水蜜桃品種,建起了2000畝出口標準優質水蜜桃基地,并引導村民組建了水蜜桃種植合作社,走農商文旅融合發展之路,不僅當年就實現了戶脫貧、村摘帽,扶貧工作還創造了多個第一。今年2000畝果園初掛果,收獲了42000公斤的成品桃。由于該品種早于市場錯峰上市,桃果的每公斤均價都在5元以上,最高甚至達到了10元,全鄉戶均增收600元以上。“今年,我們還將新增3500畝水蜜桃標準化生產基地,讓產業為當地走上致富路注入推動力。” 李勇說。

          李勇只是我市千萬基層干部中的一員,也是我市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人才保障作用,帶領一方發展的縮影。今年6月,聚焦全市116個貧困村鞏固提升、決戰決勝,市委組織部再次統籌選派348名駐村工作隊開展駐村幫扶,建強村黨支部,引領發展壯大集體經濟。其中從市級機關選派優秀機關干部129名,本科以上學歷達91.4%,40歲以下占90.62%,實現了精準選派、精銳出戰,確保脫貧攻堅鞏固提升取得實效。

          “今年春節前夕總書記來川視察時曾告誡我們,任何地方搞得好,都是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鄉村要振興,干部是決定性的因素。”成都市委組織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如何鍛造一支高素質專業化“三農”干部隊伍,是成都市鄉村振興組織工作中的重中之重。為了加強鄉村帶頭人隊伍建設,我市對全市258個鎮、2644個村開展領導班子運行情況全覆蓋大調研、大研判,著力配齊配強鄉村領導班子,優化領導班子的知識結構、專業結構和年齡結構,著力選拔、培養一批熟悉現代農業、鄉村旅游、城鎮建設、基層治理等方面的鄉村帶頭人隊伍。從換屆以來,調整不勝任鄉鎮黨委書記2人、村黨組織書記118人。

          著眼長遠、立足成都、放眼全國,我市大力引進儲備優秀“三農”干部,2017年面向全國引進具有農業專業背景或工作經歷的優秀干部5人,近3年來定向鄉鎮招錄大學畢業生242人;從市內選拔20名工程技術、規劃建設等緊缺專業“85后”科級干部到市(縣)任鄉鎮長,深入鄉鎮和農業部門發現掌握優秀干部104人;注重急需緊缺,近3年來面向農業類高校招錄急需緊缺專業選調生49人;加強村級干部后備隊伍建設,推進“百鎮千村頭雁孵化工程”和“千村萬人村(社區)后備干部孵化行動”,已選拔培育村(社區)后備干部8000余人,實現每個村(社區)至少培養儲備1名黨組織書記后備干部和2名“兩委”委員后備干部。

          一方面注重選拔人才,一方面注重對基層干部的素質培養。圍繞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促進城鄉融合發展,我市推動建設村政學院、寶山村莊發展學院、戰旗鄉村振興學院、川西林盤培訓學院,對全市鄉、村黨組織書記等全覆蓋開展川西林盤整治專題培訓達10萬人次,組織6000多名鄉鎮(街道)黨政主要負責人到浙江大學、同濟大學等高校進行專題培訓;近3年來與農業部互派10名干部掛職,選派20多名干部到蒼溪縣等農村一線鍛煉,2010年以來先后選派1461名干部援藏,2018年共選派379名干部到涼山州開展脫貧攻堅綜合幫扶工作,切實在實踐實戰中增強干部“打硬仗”的本領。

          創新發展新機制 提升黨對“三農”引領能力

          行走在小魚洞鎮的鄉間田野,一大片錯落有致的小樓掩映在青山綠水間;以整片林盤為基礎的竹林鄉村俱樂部和整座山下的八卦花田已初具雛形;沿著河邊是新建的魚鳧濕地,以及貫穿整個濕地的4.1公里林澗綠道,三五成群的市民在這里坐竹排、耍水、露營、品嘗冷水魚,“到漁江楠避暑去!”今年夏天,這里成為了市民游客爭相體驗的休閑避暑新去處。

          這個全新的景區有一個全新的地名:漁江楠——小魚洞鎮在漁洞村、江橋村、大楠村聯合成立了漁江楠區域黨委。這三個村同為澗江河谷的冷水魚餐飲長廊核心地段,自然氣候相同、環境地貌相近、產業基礎相似,但原來各自為政,各自發展,不能形成合力,發展沒有后勁。“要駛上發展快車道,必須打破區域限制,打破發展瓶頸。”據漁江楠區域黨委書記張世東介紹,小魚洞鎮鎮黨委通過成立“漁江楠”區域黨委,整合三個村的黨建和社會資源,共同發動群眾轉變觀念、解放思想,從靠山吃山、挖礦種糧的粗放式發展轉變為農旅融合、共創共享的集約化發展,實現以院落、樓棟為區域的共聯共治,區域內20余家小煤窯、石灰廠全部關停,公路兩旁開起了農家樂,興起了鄉村旅游熱。

          區域壁壘消除了,各種限制也紛紛打破。曾經橫亙在大楠、江橋兩村之間的隔斷墻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平直的柏油路連通村舍,“連心路”替代了“隔親墻”,鮮花簇擁道路旁,美了眼、醉了心。沒有了界限,區域黨委采用“普通黨員+普通群眾”結對聯系機制推進黨員群眾互動,主動認領事務、互幫互助、睦鄰友好,從惡性競爭、單戶獨干轉變為抱團取暖、共贏共富。在鎮“1+10+N”集體資產集群發展模式下,區域的全體村民同意并授權村委會,組建大楠村、江橋村兩個全民集體資產管理公司,建立“按股享有、民主管理、風險共擔、利益共享”利益連接機制,對河灘地等集體資源經營管理,建成七星池、八卦田、冷水魚美食長廊等多個項目,力爭3年實現集體資產上億元。在此基礎上,通過產業發展和集體資產、資源股本量化,區域90%以上的群眾加入合作社并取得股權證,集體組織經濟收益按照5∶3∶2 的比例用于擴大再生產、村民分紅、社區治理。同時,包裝食用筍、棕絲鞋等特色農副產品30余種,為群眾就業、創業提供崗位300余個,帶動群眾增收超過1000萬元。

          鄉村振興,治理有效是基礎。做好新形勢下“三農”工作,必須打破傳統的思維定式,自覺用新發展理念來指導“三農”工作。成都市始終著力健全黨領導農業農村工作機制,要求黨員干部轉變思想觀念,深化區域中心城市、主體功能區、產業生態圈、現代社區治理等理念認識,以制度創新辦法推動工作,以更加開放的思維,在更加廣闊的市場運作配置資源。漁江楠區域黨委正是此項改革下的有效探索。

          而順應城鄉融合發展新要求,我市還將深化農村行政管理體制改革,遵循特大城市發展規律和鄉村社會變遷自然規律,根據地理人口、空間形態、產業生態圈和區域帶動力,依法有序推進撤鄉并鎮和鎮改街道,穩步實施合村并組和村改社區,逐步構建“兩級政府、三級管理”、扁平高效的城鄉管理組織架構。(記者 陳泳 李萌 攝影 胡大田 謝明剛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相關新聞
          历史记录